李白《五松山送殷淑》鉴赏及译文答案

美玲供稿

  《五松山送殷淑》是由李白所创作的,这首诗诗首以夸好友才情为开始,结尾以自己才情无法施展结穴点题,令全诗主旨豁然显露。下面就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《五松山送殷淑》的译文及鉴赏,希望能帮助到大家!

  《五松山送殷淑》

  唐代:李白

  秀色发江左,风流奈若何?

  仲文了不还,独立扬清波。

  载酒五松山,颓然白云歌。

  中天度落月,万里遥相过。

  抚酒惜此月,流光畏蹉跎。

  明日别离去,连峰郁嵯峨。

  《五松山送殷淑》译文

  秀美的容色多生在南国,你风雅潇洒,真令人无话可说。

  殷仲文一去而不回还,唯有你独立于世,激扬清波。

  带着酒来到五松山上,醉中高唱《白云歌》。

  中天的月亮已经偏西,但仍遥隔万里拜访你我。

  手把酒壶流连这轮明月,唯恐把大好的时光蹉跎。

  明天你就会离我而去,只剩下高峻的山岭连绵不绝。

  《五松山送殷淑》注释

  五松山:在今安徽铜陵西北。殷淑:道士李含光门人,道号中林子。

  江左:即江南。

  若:汝,你。奈若何:谁能和你相比。

  仲文:指晋人殷仲文。据《晋书·殷仲文传》“殷仲文,南蛮校尉颧之弟也。少有才藻,美容貌”。

  颓然:感伤之意。《白云歌》:又名《白云谣》。相传穆天子与西王母宴饮于瑶池之上,西王母为天子谣,因首句为“白云在天,山陵自出”,故名《白云谣》。

  “中天’’二句:谓月过半空,已向西落,形容时间过得很快。

  “流光”句:谓光阴似箭,令人忧愁。

  “连峰”句:形容别离后将相隔万水千山。郁:阻滞。嵯峨:山高峻貌。

  《五松山送殷淑》赏析

  这是一首颇有新意的离别诗,一首贮满友情和才情的诗歌。

  诗一开首,先夸对方的才情。好友殷淑“秀色”江南,“风流”无比,真像才貌双全的殷仲文再生。诗人以“送别”为这首诗诗情的触发点,却未吐离情别绪,反倒特写好友的才华,颇有离题之嫌。其实,其妙需要推敲。首先,写才情是为了突出友情。不平凡的才华和“独立扬清波”的傲岸不羁的性格是双方彼此深入了解并引为同调、至交的不寻常友谊的纽带。友情来自才情,来自相互吸引。其次,友情的深厚引起刻骨铭心的离情之苦:好友一去,知音难觅,还有谁能如此理解和慰抚自己。因此,诗人开头用了曲笔,看似曲折绕远写来,其实却把诗人离别时复杂的痛苦心情含蓄而细腻地表达出来。这样写绕了个弯子,为诗人情感蕴集、积聚做了铺垫。

  诗中间直抒离情。诗人描绘了一个与众不同的送别场面,引出一幅“五松山月夜送友图”。诗人送友精心选择了月夜五松山这典型环境是颇具匠心。清幽的五松山是美的,月夜的五松山更是妩媚。而一对好友身临其境,勾起漫步山麓,谈诗论文,长啸抒怀,高歌述志的美好友情的回忆。酒、月是诗人李白诗中的宠物。而今五松惜别,诗人又借酒、月写景抒情,颇见奇效;好友举杯话别,“别语缠绵不成句”(黄大临《青玉案》);临别痛饮,对月把酒而歌《白云》;醉不成欢,颓然相对而离情油然而生,坐看月落,别情依依,难舍难分……这幅诗人精雕的“送友图”,景情相生、相融。

  尾句“连峰郁嵯峨”除加重了万山阻隔的别离痛苦的沉闷气氛外,还巧妙地抒发了诗人长期怀才不遇的抑郁心情。“抚酒惜此月”,借酒、月过渡,巧妙自然;借月色流光之喻,发时光飞逝、壮志不遂之牢骚,画龙点睛。

  这首诗诗首以夸好友才情为开始,结尾以自己才情无法施展结穴点题,令全诗主旨豁然显露。

  《五松山送殷淑》作者介绍

  李白(701年-762年),字太白,号青莲居士,唐朝浪漫主义诗人,被后人誉为“诗仙”。祖籍陇西成纪(待考),出生于西域碎叶城,4岁再随父迁至剑南道绵州。李白存世诗文千余篇,有《李太白集》传世。762年病逝,享年61岁。其墓在今安徽当涂,四川江油、湖北安陆有纪念馆。

    热门标签